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ct小說網 > 玄幻 > 男主陳風為妻坐牢 > 第460章 有目的

男主陳風為妻坐牢 第460章 有目的

作者:陳風柳婉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3-01-23 15:05:05

-

先前,陸晚鼻間聞到的味道,正是藥草味。

那時,她心中就生起過懷疑,但心裡卻不太敢相信。

後來,黑影在光亮下變得清晰,清晰到她一眼就認出他是誰,陸晚不覺怔住。

出現在茶館後門的人,不是羅衡,竟是沈植。

李翊自然也認出沈植,眸光驟冷,神情冷厲下來。

陸晚冇有去看他的神情,卻也察覺到了他身上冷寒的氣息,一顆心不覺揪緊起來……看書溂

那邊,沈植徑直上前,輕輕叩響後門。

後門很快打開,小二哥警惕的打量著他,道:“公子,我們店裡打烊了,不接客了……”

“我是來見賈大人的,姓沈,還請小二哥替我通傳一聲。”

說罷,沈植拿出一錠銀子交給小二。

小二哥接過銀子掂了掂,遲疑片刻,道:“我進去替你稟告,但賈大人願不願意見你,我是不包的。”

說罷,複又關上後門,替他通傳去了。

沈植安靜站在原地等著。

他微側過身子,從陸晚的位置看過去,能看到他的側臉,卻看不清他臉上的神情。

“我早說過他不簡單的。”

黑暗中,李翊勾唇嘲諷一笑,雙眸折躲出幽冷的寒芒。

陸晚正要開口,後門再次打開,那個小二去而複返,側開身,請了沈植進去。

看著他消失的身影,陸晚心裡發寒,麵上卻道:“沈太醫在太醫院當差,而賈大人也時常進宮覲見,所以兩人認識也是尋常……”

話雖如此,可這樣的話,連她自己都不相信。

李翊冷聲道:“沈植三日前從太醫院辭官了。”

三日前?那不正是她搬去郡王府的日子嗎?

陸晚心裡的不安越發強烈,而她還想起一些事情來。

她喬遷新府,過往與她有往來的朋友都送了賀禮過來,卻唯獨冇有見到沈植的。

她還以為是蘭草記漏了,可最後她親自去庫房查對後,才發現,蘭草確實冇有記漏……

還有那日在蘭貴妃的後院裡,他看向她的目光也很疏離冷漠。

至此,陸晚明顯察覺到,自中秋宮宴後,他對自己的態度全然變了。

此時的沈植,給她的感覺,熟悉又陌生,很像上一世她初識他時,那個冷著臉不說話的當值太醫……看書喇

陸晚心裡說不出是何滋味,也不明白他辛苦進的太醫院,為何突然辭官了?

長欒在外麵問道:“殿下,如今怎麼辦?”

就連長欒都冇料到出現的人會是沈植,他們的計劃全被打亂,他都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辦?

李翊想也冇想冷聲道:“你跟進去,打聽清楚他們說了什麼,做了什麼。”

長欒應下,身影往前奔去,一下子消失在了黑暗中……

長欒進去後,李翊並冇有立刻離開。

車簾掀開半邊,李翊沉沉坐著,眸光冷冷的看著後門處,不知道在想什麼……

陸晚坐在他身邊,夜風襲來,她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

“可是冷了?我送你回去。”

李翊摸了一下她的手,涼涼的。

陸晚心中莫名的不想看到李翊待在這裡,所以點頭應下了。

可就在他們準備離開時,茗越茶館的後門突然打開,從裡麵走出幾個人影來。

兩人定晴看去,隻見沈植攙扶著一個人走了出來,前麵的小廝提著燈籠給兩人照路。

燈籠的燈亮照在兩人身上,被沈植攙扶著的那個人,正是賈策。

風中傳來沈植歎息的聲音,還有一股濃鬱的酒味。

“醉酒傷身,賈大人還得愛惜自己的身子纔是……”

賈策東倒西歪的靠在他身上,冇有回話。

前在麵的小廝對沈植感激道:“今日多虧沈太醫了,不然我家大人不知道還要喝多少。小的勸不住,也不敢勸太多,實在擔心……”

沈植道:“你放心,送他回去了,我給他開劑解酒湯,你照方煎了給他喝了就冇事了……”

小廝謝了又謝,三人來到馬車前,兩人扶著賈策上了馬車,馬車揚長而去。

長欒神不知鬼不覺的回到了馬車邊,向李翊稟告道:“殿下,聽他們談話的意思,似乎是沈太醫想托賈大人替他另尋差事,就到這裡找他,剛巧碰以賈大人醉酒,就幫忙送他回府去了……”

倒是與他們方纔在外麵聽到的對上了。

陸晚聽後不覺朝李翊看去。

李翊也冇有開口,眸子半斂,瞧不出神情。

但周身的氣息還是很冷冽。

半晌後,他冷冷道:“回去。”

長欒應下,馬車調轉車頭,朝著郡主府駛去……

回到郡主府,一進門,李翊就對陸晚道:“你先前的計劃不可行了。賈策此人,很可疑。”

就算今日出現的人不是羅衡,李翊也察覺到賈策的異樣,所以提醒陸晚,不要再去向他打探前太子的事。

陸晚明白他的意思,若賈策真與羅衡是一夥的,那她非但不能從他身上打聽到前太子的事,反而會打草驚蛇,驚動李睿。

“嗯。”陸晚輕輕應下,心情很低落。

她好不容易想到從賈策這裡去查前太子的事,可事情還冇開始就落空了,一時間她卻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李翊聽她的聲音就猜到了她的心思,安撫她道:“我已派人盯緊賈策,他是敵是友,很快就會分辨出來,到時再做打算。”

“那沈植呢,殿下準備如何處置他?”

李翊很早就懷疑過沈植,而這一次他突然出現擾亂他的計劃,她知道,李翊是絕不會放過他的。

果然,提到沈植,李翊神情再次冷冽下去,聲線冰冷。

“你放心,本王暫時還不會要他性命。”

因為他還要查清他的真實身份和最終目的。

這個人太神秘,連他的暗衛都查不到他的真實底細。

不止如此,他還刻意接近陸晚與母妃,明顯有備而來。所以他一定要查清楚……

“沈太醫到底是什麼人?你又是怎麼知道翊王在派人跟蹤我?”

賈府內,賈策脫下身上被潑了酒的外袍,一麵冷聲問麵前一身青衫出塵的男人。

沈植揚唇淡淡一笑,道:“翊王不止派人盯著賈大人,今晚更是親自守在茶館的後門處,隻等大人約見的那個人出現。”

賈策一聽,驚出一身冷汗來。

“你為何要幫我?”

回過神來,他沉聲問道。

他知道,他不會無緣無故幫自己,他一定有目的……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